•       第三个博客,终于换成了个人域名,服务器也放在海外,无敏感词限制。感谢新浪和Blogbus曾经的收留。 

          此时此刻,心绪宁静,莽夫或者流寇已经成为过去式。后工人村时代的居民,将永远站在蛋疼的一边。

          http://www.sickrain.com/ 今日开始正式启用,告别blogbus,豆瓣逐渐工具化,互加链接或者其他事宜请留言联系。

  • 欢迎来到2010年 - [闹海]

    2010-01-15

         这篇写得有点迟,总结啥的都写在豆瓣上了,不赘述。

         今年有三个愿望:1、赚一些钱。2、写两篇还算能看的字儿。3、出两次门。

         另外,鉴于闭关锁国之日迫近,开始考虑架设个人域名博客。如有推荐,敬请告之,以服务器在海外为佳。

         2010开始了,我们来比比这一年里谁更混蛋。

  • 祝你好听 - [识字模范]

    2009-12-29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——《身份的表演》碟评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病雨

           用民谣的长短句,亦或是北京新民谣的苦大仇深来解构小河,显然早已偏离本质,因为这个邯郸人头上有蓝天。
      
       俗到心绪澄明、雅到孤芳自赏的偏执境界里,小河自有一片新天地,并非多重人格的换位演绎,而是化简为繁、举一反三的传统招式的再生。双碟专辑《身份的表演》,一张是录音室的即兴录音,一张是他近年来现场演出的汇报总结,其意义之重大日后自见分晓。
      
       录音室的反刍探索里,吉他与人声是两柄利器,纯朴枯槁的音色与怪异的发音方式互相缠绕,交替上升。比起大开大合、色彩浓烈的现场,这里的声音更值得品尝。凌乱如羽、细碎如沙的吉他动机,融化了二手布鲁斯的传统、拉丁俱乐部音乐的精华,可又谁都不是,河北丑角喜欢的就是剑走偏锋。以往强烈的戏剧性承启,这里变得更为频繁,甚至化为一瞥泛着艺术性的灵光,照射着来来回回的倒影,映出冰冷的北方幻象。偶尔也会有顺畅、律动性强、可引起官能狂欢的loop出现,只一瞬间便又被消解,让人舍不得回味。盆钵里面装满了鬼叫、喉音、隐隐约约的口技和自我发明的世界语,随取随用,沁人心脾。
      
       一路狂飙到底,这些声音比小河现场那几首过分热情洋溢的民谣小调还要感人,市井的、或者说土产先锋的生活憧憬和音乐能量,让人感同身受,简直可以说是县城穴居青年的强心剂,浑身璀璨,处处是黄金。
      
       相比第一张碟的克制和恰到好处,第二张碟《一个人的交响》则略显满溢,然而这种“满”与如今的现场又有所不同。唱片里的满溢与单调的叠加、重复的转折桥段相关,如今的“满”则意味着大张旗鼓的铺排、新颖大胆的音色和精心设计的舞台效果。由于这张碟是以往数年里小河现场即兴的节选,再加上录音设备本身的损耗和现场氛围的流失,效果难免大打折扣。如能亲临如今小河的现场,便知两者绝不可同日而语,单是对于笔记本的研习运用和现场调度能力,就足以让人惊叹。
      
       当然,也有不少痕迹在里面,比如前卫戏曲的化用、宗教/仪式化的推进手法以及习惯依赖人声拖拽整体情绪的作风,如今的现场也都有所体现。总的来看,若能从个人音乐档案角度审慎地解读这张现场唱片,理应有所斩获。
      
       两张碟完整听下来,小河曲折而又不失风度的即兴道路可窥出一二。在真诚委婉的身体表达与个体音乐经验的斡旋冲锋里,他另辟蹊径,利用独创的新语法,演练出一套超越传统模型的折衷魔术。这在抄袭、效仿蔚然成风的新音乐景观里,显得尤为可贵。
      
      
      ————《OPEN》专稿,谢绝转载。————


  • 启蒙 - [闹海]

    2009-11-13

          我悲伤地发现了一个真理,然后我走在这个城市里,如同异类。

          转念一想,又笑了,意识中的荒谬,现在不就正在发生么。

  • 火锅 - [闹海]

    2009-10-20

         沈阳最早流行的是“大舞台小火锅”这个概念,十几年前了吧,锅底和配料都很单纯,让人记忆犹新,铜色光亮,肉片结实,青菜新鲜,是下岗工人排解抑郁的好去处。之后没落过好一阵子,直到川军入侵,才重新掀起高潮。

         没记错的话,沈城最早的川锅应该是“小天鹅”,上初二时吃过一次,病态的麻和沸腾着的辣,地道而性感,但实在是太不适合东北人的口味,几年之后落得倒闭下场,扼腕。但由此却打开了味觉,也算贡献不小。据说最近重新营业,但已不如前。

         后来有人发明了电磁炉,妈了逼的,简直灭绝人性。比天然气都低了几个档次。

         也有更改消费理念的,自称超市式的量贩套装,比如“由你做煮”。去过一次之后,无论价格还是味道,都叫人咬牙切齿。

         如今的大店里,皇城老妈、东来顺、国府肥牛口碑算得上是最高。皇城老妈脱胎换骨,已经达到东北川锅的极致,但价位依旧不要脸;东来顺主打各类羊肉,口味平平,装逼犯的乐园;至于国府,骨髓和虾丸的确经典,但我已经到了看见沙茶酱就想吐的地步。各个小店,水准参差,尽管如此,但惟笃爱手切羊肉和酸菜的搭配,蛎黄打底,糖蒜做辅,小烧当饮料,一个铿锵而犀利的世界就此缓缓启动,薄雾萦绕,心胃同时打开,相当激烈的感官体验。

         最痛快的就是,收杯之后,再啜上几口膻味沉厚的汤底,酒精与余味交媾之时,猛一推门,便看见了一个白雪皑皑的世界。

         绝对有种想要就地打滚的冲动。